商丘奇闻网商丘奇闻网

商丘奇闻网
    /

复活的男人

人生如戏,编剧订制。一流二流三流——

——题记

最诡异的谋杀

刘玉莹接到她暗恋的男生打来的电话,约她在半小时后见面,地点是对方家中。

紧张、欣喜……一个异性,约对方去家中见面,一定因为好感或者喜爱。她甚至幻想,会发生什么。

但,一定是好事。她紧张的期待着。

换上最好看的衣服,化了一个精致的妆。按照地址前去。站在门口,刘玉莹拘促起来。用了好几秒,才让内心不波澜。

她扬起手,敲了敲门。但,门没锁,只是虚掩着。

奇怪,他把时间算的这么好,故意留了门?

推开门,走进去喊了几句:“于波,于波,你在吗?”只有回音,在空荡的屋子里回荡。

一步步走入内里,她发现房间的门也是虚掩。

是在里面吗?习惯性地咬着指甲,刘玉莹推开那扇门。但,门开后她差点晕厥——诺大的床上,躺着一具尸体。鲜血把床单浸红,他的脸,惊恐异常。

正是于波,被人残忍杀害。他敞开的胸腔内心脏不翼而飞,肠子蜿蜒着,像蛇一般,流淌在床上。

是谁?谁做的?谁那么恨他?

好久,才回复理智。刘玉莹赶忙报警。二十分钟后,警察赶到,检查了四周。找不到任何线索,没有指纹、脚印、头发。甚至,凶器都找不到。

“小姐,请问尸体是你发现的么?”习惯性的问候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但仍旧要问。警察每次都这样开头。

“嗯。”刘玉莹从刚开哭到现在,抽泣着,颤抖着。痛苦已经把她击垮。

“能麻烦你和我们去警局做个笔录么?”

刘玉莹自然答应。她从警察口气推断,他们并没有怀疑凶手是她。

在警局,麻木地回答了一些问题,都很常见,无非是死者是否得罪过什么人。但,刘玉莹实在想不起,到底谁会杀于波?

她一直偷偷观察他,所以很了解。

从警局出来,莫名的疲累席卷而来。随意的坐在街上,不顾情绪,嚎啕大哭。

无意间抬头,刘玉莹瞥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。太阳光像是面具,模糊了他的脸。但,刘玉莹觉得,那男人在笑。

站起来,试探着靠近,虽然仍旧看不清样子,却清楚看见了嘴角扬起的四十五度——嘲弄的诡笑。

他是谁?为何要笑……

男人意识到刘玉莹的靠近,转过身,向着人群走去。在路过一个垃圾桶时,他往里面丢了一样东西。

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,一个恍惚,男人便消失无踪。

好快……刘玉莹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镇定后,她冲向垃圾桶。里面最上层,摆放着一把水果刀。上面还有未完全干涸的血迹,殷红着,似有腥味……

难道……这就是杀死于波的凶器?刘玉莹急忙冲进警局。

警察尾随着她,到了垃圾桶前。他们把刀子带走,经过检测对比,上面的血迹属于于波!只是指纹已被抹掉。

好可惜,刘玉莹根本没看清男人的样子。警察也只好劝她耐心等候。

一连等了三天,再也按捺不住,刘玉莹前往警局,询问结果。但,却得知一个恐怖结果——警察告诉她,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发生命案!

怎回事?一切都记得那么清楚。

她坚持要警察陪同去于波家中。

死了的人又活了过来

刘玉莹态度坚决,一副视死如归姿态。警察奈何不得,只能听从。到了门口,警察礼貌性敲门。

未等刘玉莹开口说什么,门就被打开——于波,安然无恙地站在里面。他蹙着眉,俊俏的面容上写满好奇:“你们是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们是警察。”多此一举,明明穿着警服。负责的那个讲明来意。

听完,于波的脸一点一点黑下来。

他强忍着怒气,看着刘玉莹:“这位小姐,我并不认识你。所以请你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,好吗?”

于波口气不似骗人,刘玉莹仿佛跌落悬崖,身体,灵魂,一点一点下坠……

尔后,发生的事浑不记得,只晓得于波态度很不好,言之凿凿,像是被人恶作剧一般。警察态度亦不怎么客气,语气斥责,扬言再有下次,便要扣留她,予以起诉。

甚至,一个年轻小警察直言不讳地问刘玉莹是否有精神类疾病?

这是一次极大的打击,刘玉莹魂不守舍地回家。躺在床上,仔细整理头绪。她也开始怀疑,或者被说中,真的患了精神病。

她想,明天或许真要去医院看看。

后,刘玉莹迷迷糊糊地睡去。但睡得很浅,半夜便被吵醒。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从厨房传来,像是老鼠。

真该死,本来心情就不好——她打算用耗子出气。悄悄地进了厕所,摸出扫把,屏住呼吸,沉着脚步走到客厅——那声音的来源地。

但,到了客厅,她发现声音并非是老鼠发出,而是……一个人影!

人影坐在沙发上,手里捧着东西,似一碗泡面。那索索声,是他在吃面。

“哐”,扫把掉在地上,眼睛开始发黑——隐约中,她看见黑暗中隐匿人影的下半脸变得清晰。那人在笑,诡异的笑……

和在警局外看到的一样!

恐惧,像是内衣里的虱子,一点一点,细碎的,残忍的,顽强的啃噬着刘玉莹——痒,痛,冷……三种感觉,纠缠交错。

甚至,视线变得模糊。

麻木地站在原地好久,终于好转过来。但,刘玉莹发现,坐在沙发上的人影,消失的无影无踪!

怎……怎会……那不是错觉,她很清楚,因为那碗面,还完整的被放在茶几上。冒着热气,走近一看,只被吃了一半!

鬼!

但又觉得不是。一来,刘玉莹并未害过人,亦未曾去过“不干净”的地方。二来,鬼不能吃人间东西……

难道是错觉?亦或是真的患了精神病?刘玉莹头疼欲裂。

次日,天刚亮便奔到医院,守着等医生上班,以至于把医生都吓了一跳。

尔后,拼命把情况讲清楚,刘玉莹看见医生脸上那“确诊”的表情。

“这样,你先去做个物理测试,好不好?”医生很客气的说。或许,在他看来,这只是一个寻常的精神病患者。

忍耐住半小时的不适,刘玉莹拿着测试单回到医生跟前。医生麻木地接过单子,脸色渐渐变了。

刘玉莹明显意识到不好。

“医生……难道是我的病……已经不可救药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医生颤抖着说: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再做一次,好吗?如果还是这样,那麻烦你明天再来一次?不收钱。”

到底怎么了?刘玉莹想问,但看到医生的表情,硬生生压下了想说的话。

后又做了一次,医生通知她明天再来。

无奈,只好回去,等待着天黑天明。好不容易熬过一天,刘玉莹再次赶了个早。这次,医生比昨天要早好多出现,似乎特意等她。

还未开口,他便先发制人:“是这样的,刘小姐。昨天检测显示你一切正常,连续两次都是。我有怀疑是机器坏了,但经过检测,发现机器好好的。所以……”

他显然词穷,找不到语言来组织。

刘玉莹也不想再听,她被恐惧吞噬。

之后医生不痛不痒的叮嘱了几句,无外乎是找面子下台的话,说她可能是压力太大导致。刘玉莹礼貌性地忍着,半个小时后离去。

医院外,阳光大好,但,刘玉莹不觉温暖,只觉得好冷。随意的坐在一张椅子上,无聊地四处张望。

忽而,她又看到了那个男人——和之前一样,带着诡异的笑,站在远处,打量着她。

他是谁?生命里的鬼魂吗?为何要纠缠?

刘玉莹眼一黑,径直晕了过去。

再醒来,是在病床上,有人看到了晕厥的她。医生检测,是受惊,需要住院一晚,以待观察。

栏目推荐